迁西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大观 >剧本 > 电影

真情呼唤 连载(五)

< 返回 作者:王宗尧 发布日期:2010-03-09 浏览次数:21230

  (28) 走了不远,石圣素突然止行又跳下车来,直奔石干地跟前,双膝跪地:五叔,我妈一个人在家,还要多承你关照,侄女先拜谢了!说罢就要扣头。

  石干地不等她说完,赶忙拉她起来。石圣素两眼含泪,满脸真情。石干地的两眼也湿湿的了,真情地:“圣素,好孩子,五叔向天地发誓,待嫂如娘!”

  四婶欣慰地:素儿,你放心吧!

  石圣贤姐妹:圣素姐,你放心吧!石圣素返身上了车,石圣武连声吆喝,小车很快加了速。众人跟送,缓缓停下脚步,驻足目送,目送到远处,到变成一个小点消失。

  (29) 闪回:小油灯里的油快燃尽了,灯亮儿无风摇曳,越来越小,慢慢地息灭了。黑暗里石干地暗然一声长叹。

  (30) 清早,桃儿不知从哪儿弄到一个小纸旗,她美美地不时举着纸旗,一边唠叨着翁化大革命好。她走着叨唠着,看到石干地走来,放低了声音。由于只顾盯视着石干地,不小心撞到路旁的一棵树上:哎哟--妈屁的--哎哟--

  石干地闻声回头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走进大队部。

  (31) 石干地刚走进室内,外边就有人喊:石干地,出来!喊叫声明显的带着衅意。

  石干地先是一楞,继而是带着疑惑愤怒的面容走出房门。

  房门前,挤站着石圣由、石圣己、石圣旦和棍十四、棍十五等六七个年轻人。石干地出来后,他们停止了喊叫。

  石干地嘴唇抖动了几下,却没有发出声来。双方瞪大眼睛对视着。石干地盯住石圣己,向他走去。石圣己躲着石干地犀利的目光退缩了,其它人也随着后退。

  院子里不断有人进来,人越聚越多,场景也越加混乱。石干地被围在中间。

  (32) 外号大巴掌者发难了,他粗脖子红脸地:石干地,今年一开春你就让好劳力上山采金,都好几月了,金子在哪儿?我们石湾买救剂粮都得使贷款,你还是坚持瞎折腾,你得有个交待!

  石干地张了张嘴,却是无言可对。是啊,怎么说呢。

  (33) 石圣利在人群中游动观望着,露出微笑。

  (34) 官迷石圣由舍我其谁地主持会场了:棍十五有话,让棍十五说。

  三十好几的棍十五:国家给了贷款,你不先买供应粮,却着急先买炸药,贫下中农一天三顿稀饭,还得抡大锤,你安的啥心!

  (35) 石圣旦发言了,他摇头晃脑地:我说石干地啊,你不听毛主席的话,不抓阶级斗争,不搞大批判,却强迫我们贫下中农整天钻窟窿打洞,你这是存心要把我们石湾拉向资本主义!你是生不忍啊--熟不忍!

  最后这句不伦不类的话,让其身旁的中学生石圣岳笑了,他拉过石圣旦纠正道:这句话这样说,是可忍,孰不可忍!

  石圣旦不以为然:管它生的熟的呢,都不忍呗。

  这段小插曲很快被喊叫声淹没。

  (36) 石圣己也来揭发批判了:“富--农婆,偷-偷白薯,被--我抓--抓” --不待他结巴完,石干地冲他怒啐了一口:“呀——呀呸!”

  这一啐,更激怒了石圣由几个人。石圣由上前按住石干地的头,大巴掌等人架住胳膊。

  人群更不安了,慌恐的脸神,怒视的目光,大呼小叫的,切切私语的,走来走去的,急急进出大院的。大院里一片混乱。

  石圣由不知啥时候搬来一个破凳子,他立了上去,真像当了官,满脸满脸革命成功的神态。他发言了:“贫下中农爷儿们,造反派爷儿们,石干地就是走资派。现在,我宣布”—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院门口闯进来石圣右、夏广生、石圣召、石圣武等采金者为首的一帮人。他们手拿铁锹、大锤之类的家伙。随后,跟来夏召址、石圣卓、棍二十、棍廿二等众劳力。夏召容、石嫂等也相继赶来。冲到前边手拿铁锤的石圣右怒喝:官迷、大结巴,你们这些小爬虫站住!

  官迷一伙人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局势,吓坏了,石圣由一晃悠,从凳子上摔了下来。他顾不得疼痛,惊恐地拉着石干地慌忙后退,向屋里退;最后,丢下石干地躲进房内。

  石圣右举锤要砸房门,石干地赶忙挡住:不能动手!

  他晃了晃身子,几乎要摔倒,石圣武赶忙把他扶住。

  “官迷、大结巴你个狗日的出来!“

  “小爬虫贼心不死,非砸烂他的狗头!”

   石干地艰难的身形,却是严厉的神态:“不能动手,不能打起来!”说着又一下摇晃,石圣右、夏广生等赶忙丢下家伙把他扶住。

  [37]一个老妇(二婶)手拿木棒冲进院来:石圣己,你个兔嵬子,你个孽子,你要造谁的反-她寻找着石圣己。

  有人告诉:你儿子躲到屋里去了。

  二婶冲来房门口:石圣己你出来,老娘先把你造了!

  石干地拉住冲向房门的二婶,劝慰道:嫂子,千万别动手。

  二婶:干地书记,我生了这个四六不懂的孽种,我愧呀!说着,她哭起来。

  石干地:咳,先让他们走吧。

  石圣右愤愤不平了:让他们走?不他妈的跪地求饶就让他们走?

  人们的情绪都不平静了,议论纷纷,继而又喊起来:

  “这一小撮野分子迫害革命干部,阴谋夺权,能轻易放他们走!”

  “不把这些小爬虫打翻在地,他们还要搞阴谋”

  “狗日的官迷你出来,狗日的小爬虫们出来!”

  显然,同情支持石干地的人多势众,一片打倒野心分子,镇压小爬虫的怒喊声

  (38) 石圣武大声地:大伙儿静一静!石圣由你们听着,支书宽宏大量,让你们回去,你们出来走吧!

  屋内没有动静。

  石圣右:狗日的还要拿架子不成,看老子拿大锤伺候你们!

  石圣武再次大声地:你们别不放心,既然支书说了,我们绝不会伤害你们。要是你们还赖着不走,别说我们采取革命行动!

  门悄悄地开了,石圣旦先探出头来。外边的人一个个怒目而视。

  石干地站向前面,挡住石圣右等人,对探出头来的石圣旦道:你们赶紧走吧!

  石圣旦、石圣己、石圣由和棍十四、棍十五等相继招挪出身子。看到石圣右、夏广生几个怒目而视的样子,赶紧低下头,贼似地溜出大院,只有大巴掌有点不服气的样子。

  “哼!便宜了这几个兔嵬子!”

  “他们也歪着心说话,真不是石湾人做的!”

  “几摊臭狗屎,枉给他们一张人皮!”

  “要不是支书记拦着,非把这几个兔嵬子打趴在地!”

  大院里一派愤愤难平,怒气难息。

  (39)人群中石圣武再次摆手打招呼:大伙儿静一静,贫下中农们静一静,支书有话跟大家说,静一静!

  好一阵,静下场面,石干地未曾开言,先是一阵咳嗽,说话显得气力不足:贫下中农同志们,今个原本想开个会研究一下采金的事,研究如何好好地抓革命促生产的事。现在正好班子成员都在,主要劳力都在,我就跟大伙儿一块儿说说这采金的事。(他又一阵咳嗽)--是啊,好几个月了,大伙儿心里急,我心里更急。有人说不采了。可如果不干,这好几个月的工,这好几个月用的药全都白费了。这还是小事,更重要的是,这是改变我们石湾落后面貌的一条出路啊!

  “对,坚持下去,不能停了!”

  “你费心,社员们都心领了,不采谁也没得说的!”

  “采,坚决采,谁敢再捣乱,老子第一个出来跟他拼命!”

  “可现在--大方向好像不对啊—”

  人们又议论开了。

  石干地:大伙儿静一静,听我把话说完。

  石圣武:大家静一静,听支书说。

  石干地神情严肃地:你们还承认不承认我这个大队支部书记,信不信得过我石干地?

  人们稍楞片刻,七嘴八言地抢言道:

  “你当然是我们的好书记,我们一百个信任你!”

  “你是好干部,是毛主席的好干部,谁敢谋害你,我们贫下中农坚决不答应!”

  “干地兄弟呀,炒豆大家吃,炸锅是你一人,我们担心哪!”

  石干地:谢谢乡亲们,谢谢对我的信任和疼爱!我以大队支部书记和大队长的身份决定,金还是接着采。不过我宣布,如果到年底还采不出金子,我对不起全大队贫下中农,我自动下台,明年为大队尽半年义务工,用以赎罪!

  石圣武、石圣卓也跟上来表态:我们也以大队支委身份宣布,采不出金子跟支书一样自动下台,白尽半年义务工!

  人们感动了:“咳,采出金来更好,采不到拉倒,何必许这样大顾!”

  “采出金来你当支书,采不到金子你还是我们的好支书!”

  二婶:这辈子你是我们的好支书,下辈子我还认你是支书!

  也有人小声嘀咕:哼,话是他自己说的,走着瞧吧!

  (40)黑黑的夜晚,石圣武家,丘嫂和孩子们已经睡下。门声响动,石圣武回来了,丘嫂点亮灯。石圣武进屋后,脱掉衣服二话不说,躺倒就睡。

  丘嫂:怎么啦,一句话不说,姣儿找到了没?

  石圣武:找到了。

  丘嫂:找到了就好。

  石圣武:好什么好,没把五叔气死!

  丘嫂:啊,咋回事?

  石圣武:她要五叔停了采金,要五叔跟四婶断决来往,不然就断决父女关系,就不回家。

  丘嫂:哎呀,这个丫头真是不得了啦!她在哪儿啊?

  石圣武:她跑到凉水湾她一个姑家,不是她姑劝解,五叔真要同她断关系。她姑说好好劝劝她。

  丘嫂:五叔啊五叔,这真是内外给你加压啊!

  石圣武:事情到这个地步,有啥法子,压力再大,我们跟五叔一道扛着顶着。

  丘嫂:我看哪,你们谁也顶不了帮不了。

  石圣武:顶不了帮不了?

  丘嫂:要紧的是快点采出金来。

  石圣武:废话,谁不想快点采出金来呀!

  丘嫂:我说不是废话,你该知道五叔的为人。我看哪,批斗游街,撤职罢官,他都可以扛得住!能不能采出金来,越来越像一块大石头压在他的心头。你们几个不多动动脑子,光睹咒发誓,能给五叔分忧!

  石圣武:“你能动脑子,那你给五叔分忧!”

  说罢,转过身,背对着丘嫂了。

  丘嫂:你呀,咋个说你!五叔的事我琢磨了两三天了,琢磨的道儿不知中不中?

  石圣武又翻转身来:啥道儿,你快说!

  丘嫂:一条道儿是赶紧去地质队求教,一条道儿是让四婶去东北先躲躲。

  石圣武:好!还是我媳妇行。说着兴奋地抱住丘嫂的头亲了一下,很快坐起穿衣服。

  丘嫂:你这是干啥呀?

  石圣武:我去找五叔,不待系好衣扣,急急而去。

  (41)石圣武走后,武嫂拨小了油灯亮儿,斜靠在山墙处。她上身穿着布兜兜,下穿短裤,她虽是个山村妇女,微弱的灯光中,却好一个美人儿形象。她叹口气,又自言自语地:“但不知四婶愿不愿意走?”说罢,她长时间望着灯亮儿出神。

  (42)时间不长,石圣武转来:哎,快穿上衣服,五叔来了。

  丘嫂麻利地穿上衣裤,挑大灯亮,迎出屋门。五叔已立在堂屋。

  丘嫂:五叔,快进屋。

  石干地进屋,真诚地:好侄媳妇,我正不知道出哪门呢,你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了,五叔感激你!

  丘嫂:五叔快别这样说,也许是应了旁观者清那句话,你们早晚也会想到这上去。

  石圣武:自家人,别客气啦。五叔说你的道儿好,说办就办,你快去把四婶悄悄叫来商量。

  丘嫂应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