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迁西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采风

迁西再上新华网

< 返回 信息来源:刘永生 王爱军 发布日期:2018-01-26 浏览次数:1541

  昨日,新华社图片通稿报道全国各地在气温最低天气开展冬泳运动,全国范围共选取四张图片,迁西县这两张图片入选!


W020180126413804391987.jpg


W020180126413806278663.jpg


(摄影 王爱军)


  冬泳者说(节选)


  冬泳,是一项“痛并快乐着”的健身运动。我已冬泳12年,苦也,乐也,个中滋味“麻辣烫”——


  人们常说,乐在其中。多年来我的体会是,我们之所以一路坚持下来,是因为我们几位泳者既乐其中,也乐其外。每天早晨我们在一起时一直都在海阔天空地闲聊,聊的内容涉及古今中外、天上地下,我们常常是边聊边笑,边逗边骂,边怒边乐,每天早晨2个来小时的“撒野”,使我们一群“爷级”的汉子找到了自己小孙孙般的快乐“童年”!


  大黑汀水库岸边的山上,满山遍野生长着各种熟识的知名和不知名的植物,山上从春到秋开出各种各样的花。翁翁郁郁的植被,大大小小的林子,吸引来了各式各样的鸟,只要你静下心来,就能听到各种各样难以名状的鸟的天籁之音!


  我们游泳时,水中,有鱼儿在身旁不时跃出水面,与我们嬉戏;水面,有野鸭或几只或成群地与我们结伴;水面上空,有漂亮的海鸥们盘旋护航。有时海鸥腑冲而下几乎擦到我们的头顶,耳际能感受到它扇动翅膀扑过来的微风。好多次我不得不击起浪花,吹响口哨,示意围追的海鸥注意影响、不要离得太近。


  冬泳也有惊心事儿。稍不留神就可能在冰面上滑倒,弄你个“人仰马翻”。有一次我在冰面上重重滑倒,后脑勺只差10公分就险些磕在岸边的石墙上。还有一次,是在春节过后冰快化了时,我因立足的冰层塌陷,突然掉入冰窟,我就迅速从较结实的冰面处爬出。危险在于身穿的棉睡衣浸水后会大大增加游泳的难度,当然,关键是处惊不慌。几年来,冬泳者中没有几个不“湿鞋”、不“湿身”的,掉进冰窟窿也算常事儿。游泳上岸穿上拖鞋就要不停地快速倒换双脚,倒换稍慢拖鞋就会冻在岸边的水泥台阶上,只有双手用力猛拉才能将其取下,冻得太结实时,就得拿铁头棒或木棒在拖鞋底的侧面用力戳,才能将鞋取下。出水后头发要快速擦干,不然头发就会冻在一起。半个秋季与半个春季里的冬泳,最需我们注意的就是有雷电的天气,因为在水里容易遭受雷电袭击。


  12年来,我在游泳中学习游泳,我先后学会了蛙泳、仰泳、自由泳、蝶泳四种流行的泳姿,虽均属“土八路”水平,但它不影响强身健体的本来目的。冬泳12年来,我不吃药不打针,更没有输过液,基本没有得过严重的感冒,小有感冒挺一挺也就过去了。我有一个体会:冬泳之苦相当于拳击中的主动收拳,战争中的主动退却,散打中的主动倒地,冉阿让式的主动自虐。看似受罪,看似被动,实则是以退为进,以最小的代价换取身体更长久的健康!


  还是那座库,还是那湾水,当水温超过了17度,冬泳便悄然地去了,这时冬泳的姊妹——夏泳,又梦幻般地来了。当然,她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