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西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迁西简介 >名人英烈

李显荣

< 返回 信息来源:县委党史研究室 发布日期:2019-11-14 浏览次数:1279

  1934年夏初,迁西境内长河两岸被一片反革命“抄共”的阴霾笼罩。一天,一个彪形大汉正襟危坐,在剃头棚里剃头刮须,突然保卫团警蜂拥而至,欲行绑架。大汉稳如泰山,瓮声喝道:“慢着,让老子剃完不迟!”他从容被捕了,押到迁安县衙后,又从速秘密解往天津,关进了河北省第三监狱。


  这个大汉就是反动当局痛恨已极、追踪缉拿的迁安县民众会首领李显荣。


  李显荣,1888年生于长河东岸高窝子村一个赤贫农家。他好打不平,在长河两岸备受民众拥戴和赞佩。


  1929年3月,国民党迁安县政府县长戴鑫修下令把征税种类从原来的4种增至7种之多,税率由千分比换用百分比,征税对象由集镇扩至乡村。诸如落地税、屠宰税、过路税、鸡狗税等等,名目繁多,简直到了“无物不捐,无捐不苛”的程度。借包征捐税之机,一些地痞流氓,土豪劣绅从中渔利,贪得无厌地吮吸民脂民膏,害得农民大批破产失业,苦不堪言。李显荣家乡所在的迁安县第三区尤甚。戴氏当局对这些视而不见,只顾增捐加税横征暴敛,因而激起了人民的强烈反抗。1928年11月,中共迁安县党组织在长河下游诞生后,便秘密成立了“赤农会”,改造了民间旧有的“老牛会”,把民众反抗暴政的斗争推向高潮。李显荣素与迁(安)西首批入党的党员韩东征过从甚密。在韩东征的指导下,李显荣积极追随党组织,不仅勇敢地参加了党发动的民众抗捐税斗争,而且很快成为党领导下的全县民众的首领。


  1929年5月,李显荣按照党组织的决定,奔走各地,串联了大批贫苦农民。继之,他参加了党在迁西贠庄村召开的第一次民众代表会议。会议决定,成立以李显荣、马万林等为会首的“迁安民众会”组织。会后,民众代表分赴长城内外,深入宣传动员民众入会,使这一“统一战线性质、联庄会性质”的群众组织以“赤农会”(党的外围组织)为基础,扩展到长城内外几百个村庄。6月1日至2日,李显荣组织参加了全县第二次民众代表会议,被推举为总会长兼口里总分会会长。会议通过了不日进城请愿的决议。


  6月8日(农历五月初三迁安城大集),是全县包税投标日。上午包税投标即将揭晓时,事先组织好的2万余名(一说4万之众)民众会会员在总会长李显荣等人的率领下,潮水般涌进县城,一举包围了县衙。县长闻讯后,由马步队保驾在堂口与民众交涉。在阵阵口号中,李显荣挤出人群,逼近县长。立时,枪口对准了他的胸膛。李显荣威风凛凛,拨开枪身对县长瓮声喝道:“迁安地面连年遭受战火涂炭,贵县长不励精图治,反增捐加税?”戴鑫修支吾搪塞,反复交涉“逾四五小时之久,不但未得丝毫结果,县长态度转为强硬,竟拂袖而入”,“向法警丢眼色”,法警会意,以武力威胁民众。此时,包税人傅荣久出口“刁民”、“聚众造反”等语,激得民众无不义愤填膺,强烈抗议。戴鑫修“鸣手枪示威恐吓,民众群惊”。李显荣大吼一声,“官逼民反,乡亲们,打!”民众随总会长一声令下,一拥而上,殴伤了县长戴鑫修,痛打了包税人傅荣久,砸毁了县衙的门窗桌案,焚烧了契照宗卷等。在民众会强大威力震慑下,戴鑫修磕头称诺,不得不贴出免税布告。首次请愿一举成功,民众兴致而归。


  1929年冬,中共迁安县委成立后,迁安县民众会运动有了更加坚强的领导核心,李显荣的斗志更加旺盛。为了组织策划新的斗争,他不分昼夜,东奔西走,如醉如痴,简直成了“魔症”(当时不少人送他绰号“大魔症”)。


  1930年秋,迁安县政府为强征粮款,又恢复了董家口里上营和庙岭头等税局,他们巧立名目,滥收税款,敲诈民财。口内外农民接闺女住家路过税卡也须纳“过路捐”一吊才可通行。至于商贾自不必言,小本生意人要从此路过须冒折本之险。为此,李显荣和县委负责人几经研究对策,召集了长城内外二百多人参加的第三次民众代表会,号召会员团结一致,不向官府纳一粒粮,交一文钱,如强行来征则以武力击之。10月15日,李显荣亲统长河下游(长城里)千余民众会员自板桥出发,直抵上营统税局。税警闻讯逃之夭夭。民众盛怒之下将税局草房拆得四角落地。归途中,民众纷纷要求再将太平寨、罗家屯盐店捣毁。县委与总会长商议,决定先礼后兵。遂差人赍书,令其速降盐价,付足盐秤,不然与上营税局同样处之。两盐店哪敢违抗?见信后当即将斤盐价降低一个铜板,并付足了秤,再不敢以十四两充一斤了。同日,民众会还砸了庙岭头税卡,赶跑了那里的税警。拆了两税局(卡),民众无不称快,于是官府当年秋征在三区又行告吹。


  1931年2月,庙岭头税局再次恢复,择河北庄陈国仕包征该管区捐税。陈素吃喝嫖赌,无所不为,此次包税更为民众所不容。月底,李显荣带五百多名会员与陈进行面对面斗争。陈蛮横得很,一口拒绝民众会免征捐税要求。当即,李显荣一声令下,民众以乱棍击之,迫其不得不放弃包税差使。从此,陈国仕一病不起,包税事一度无人问津。


  民众会捣毁县衙,殴伤县长,连拆税局,痛打包税人,势不可当,沉重地打击了反动当局的黑暗统治。难怪天津《益世报》惶遽披露:“迁安赤祸横流”,“席卷村庄,势力浩大……公安局及民团等束手无策。”1931年,新县长滕绍周上任伊始,便派出县民团总团长白明德带百名团警下乡捕人。3月5日,白明德马队驰来三区长河沿岸,当即受到民众会赤卫队的追击。赤卫队百十条大枪、火枪齐鸣,声若霹雳,吓得白明德丧魂落魄,落荒逃遁。


  为了“枪打出头鸟”,镇压民众会,滕绍周随即施了一个欺骗伎俩。6月,他派人下书“请”李显荣总会长进城议商精简税务和“旗地变民”事宜。有人料定“请”字有诈,劝李显荣拒而莫往。李显荣正义在胸,只身届时赴会,结果正中滕的下怀,他刚进县衙便被捕入牢。消息传开去,民众会员怒不可遏,纷纷请求进城营救总会长。于是,6月13日,在县委的组织发动下,20000余民众再次拥向迁安县城。兵临城下,埋锅造饭,露宿野餐,5天攻城两次未遂,滕绍周不准放人。最后,民众会抓来伪区长作人质,与当局交涉。经过针锋相对的斗争,滕绍周慑于压力,释放了李显荣,并暂缓推行“旗地变民”政策。


  李显荣被营救释放后,斗争更加英勇。1931年至1933年间,随着迁安党组织的迅速壮大,民众会组织也不断健全和巩固,会员由男性发展到女性,仅在三区(包括我党开辟的长河东区)就发展有70多人的“女民众会”。然而,这种革命局面由于1934年1月迁安暴动的失败而急转直下,革命暂时处于低潮,轰轰烈烈的迁安县民众会运动被反革命势力所扼杀。在前所未有的白色恐怖中,李显荣突然被捕,解往天津监狱,从此他离开了踏满革命足迹的家乡——长河沿岸。


  河北省第三监狱是一所极其黑暗的“模范”监狱,“政治犯”的生活条件十分恶劣。在那里,李显荣镣铐加身,受尽非人的折磨,但他坚持参加绝食斗争。狱方派四五个大汉强行灌他进食,李显荣身大力粗,抗拒进食,还不住责骂、揭露法西斯暴行。敌人把他单独关押起来,不准他放风与人接触,他就隔着铁窗喊话,鼓动难友们团结起来不向敌人屈服。为了整治他,敌人把他吊在过道长廊上,让“犯人”放风时从他下面走过,名曰“吊起来示众’。可是,李显荣仍痛骂不止,人越多,他骂得越痛快淋漓。这样,“示众”反为他提供了宣传阵地,无奈,敌人只好把他放回监房。第三监狱“政治犯”的斗争曾使舆论界哗然,搞得狱方丑态百出,最后撤换了典狱长,绝食斗争取得了成功。


  还有一次,伪司法行政部长罗文干带着河北高等法院和天津地方法院要人到监狱视察,进行欺骗宣传,胡诌什么“安分守己,知罪服法,求得国民政府的宽恕”云云。训话未完,李显荣便亮开他那瓮钟似的嗓门大喊起来:“谁家的叫驴没看好,跑到台上瞎叫唤来了!”一句话逗得难友们开心大笑,气得罗文干等人脸色煞白。


  李显荣这条血性大汉身陷囚笼而心在家乡。他曾寄语回家,儿媳一朝分娩,不论生男还是生女都要务必给他送个喜讯。可是,孙女降生的消息还没有送到,天津便传出噩耗——李显荣被反动派杀害,在绞刑架前英勇就义了。那是1936年夏季,烈士还不足五十岁。


  李显荣是迁(安)西农民杰出的领袖人物。他勤劳质朴,光明磊落,疾恶如仇,威武不屈。在白色恐怖之中,他以总会长身份出现,代表全县被压迫人民与反动统治阶级展开面对面斗争,不仅保证实现了党组织领导民众会运动的斗争任务,而且有效地掩护了尚处于秘密工作状态的党内负责干部。他的高风亮节和大无畏英雄气概,将与燕山、长河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