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西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迁西简介 >名人英烈

万国来

< 返回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7-08-01 浏览次数:7536

640.webp.jpg


  万国来,号明远,祖籍本县东寨村,行三,故得俗称“万老三”。 1921年正月,弟兄分居,万国来与长兄、五弟先后迁徙滦河西的黑洼落户。


  万国来携带家眷移居黑洼后,耕种30多亩地,兼做纩丝营生。再者,原籍本家叔伯辈有一民间郎中,万国来曾索求医书浏览,强记成方,为解救乡亲病痛,万国来按成方炮制膏丹,慷慨舍药分文不取。因此,万国来在十里八村很有一点名气,及至三十年代,当了村政副。


  然而,这个旧制村政副的家竟成了我党发动冀热边人民抗日游击战争的秘密据点。引导万国来参加革命活动的是他叔伯内弟高永祥(下文称化名“王平陆”)。


  黑洼村的党组织是1930年前后由长河沿岸的小尹庄发展过来的,万家长工张连介绍黑洼赵国臣等入党,对万国来初有影响。1933年下半年,迁安县委负责人王平陆通过“亲联亲友联友”的方式常来黑洼,万国来被秘密发展为中共党员。为了严守秘密,党组织又相继发展高云荣(万妻)和万的两个大女儿为党员。从此,万国来的“村政副”即成了掩护革命活动的外壳,纩丝、卖梨、行医等公开社会活动也便成了送往迎来,遮人耳目的“幌子”。党内同志来时,多扮行商“老客”。有人问其来由,万家不是说买茧、卖丝的,便是买栗子、梨的。万家是“倒座房”——正门在北,出南院抬脚就是山坡。利用特殊地势,万国来特意在与东邻大哥相间的空当里盖了捎间,面南开了个小门。捎间既是长工张连住处,也是外来同志安睡之所,若有情况,出门就可上山消失在丛林中。


  1934年1月,王平陆参与组织领导的迁安农民暴动举事三天而被反革命镇压,滦河东区陷于白色恐怖,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在此情况下,党在迁安县的活动重心西移,黑洼、西庄一带被确定为新的秘密立脚点,京东特委委员兼迁安县委书记王平陆和高存、刘永峰、高永琛等党内同志经常住在万家。他们吸取迁安暴动“左”倾盲动的沉痛教训,从1935年开始秘密组织了一支游击小组,昼伏夜出,灵活机动地开展武装抗日游击活动,黑洼村万国来家和侯庄王春普家就是当时游击小组的堡垒户。


  1936年4月至6月,河北省委代表彭真到冀东巡视工作,清理了1933年以后王明“左”倾错误在冀东党内的影响。整顿了冀热边特委后,特委宣传部长阎达开曾住在黑洼村,与特委书记王平陆等一道,领导推动了冀热边区(长城沿线)各界人民进行反日反汉奸的斗争。为了掩护工作,组织决定由村政副万国来公开出面,以本村党员张万生家三间空草房为校舍,创办了黑洼小学,阎达开就是“雇”来的教书先生。后来,阎的前妻开文和孩子也来黑洼村住,受到本地同志们的照顾和掩护,彼此建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和万妻拜了义姐妹。


  1937年11月,上级派来的李润民、孔庆同两位红军干部,到黑洼万国来家,受到热情接待。12月我党主持召开了冀东十县抗日代表参加的滦县多余屯会议,决定由特委军事部长王平陆等领导,“以迁安为中心,在丰润、遵化、兴隆等地,首先发动抗日游击战争。”为创建抗日武装,万国来根据王平陆、阎达开的指示,做了不少具体工作。


  当时,经费困难。万国来拿出卖地、纩丝、开榨房的140元,共买“洋炮” 10支,连同各方面购置的枪支,共计26支,其中大枪24支,手枪2支。与此同时,万国来的妻子高云荣和三个女儿(春荣、春霞、春亭)也昼夜忙碌,用自家买的红兰两色布,赶制了上红下兰的军旗和袖标。1937年12月底,以王平陆为司令员的“华北抗日联军冀东第一支队”在万国来家成立。1938年1月7日夜,袭击长城外青龙县境内的清河沿伪满“国境警防所”,“打响了冀东人民对日寇汉奸开火的第一枪”,“拉开了当年七月冀东大暴动的序幕。”不幸的是,王平陆司令员此役重伤,8日牺牲。噩耗传来,阎达开、万国来等同志万分悲痛,决心按照烈士遗嘱,把游击战争进行下去。2月,游击队在冀热边、京东两特委的协同努力之下,重整旗鼓,再次从黑洼出发,成功地夜袭了兴隆县境内的药王庙伪满关卡,毙伤敌伪多人,并将敌伪住所付之一炬。战斗中,17岁的游击队员魏顺兴负伤,被安置在万国来家,经过三个月的精心调治,魏顺兴平安伤愈。


  1938年7月,冀东大暴动爆发,万国来每天走村串巷,联络起义队伍,动员赵友云等多人参加了抗日联军。


  冀东大暴动后,万国来主要从事瓦解敌伪军的工作。1938年至1939年间,敌伪向冀东增派兵力,先后在迁西境内三屯营、洒河桥、兴城、罗家屯、太平寨、金厂峪、新庄子等重镇和交通要道上安设大据点,强化对我基本区的统治。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帝国主义兵力不足,遂实行“以华制华”的反动政策,向冀东派驻伪治安军接替日军防务,在各大据点间隙增设以营、连为驻防单位的中小据点。其中白庙子就是连接三屯营、兴城两大据点公路干线上的一个重要据点。这里驻有一营伪治安军,沿公路挖壕、筑垒,形成一条封锁线,妄图切断我公路南北丰滦迁、迁遵兴两块抗日根据地之间的通道。万国来根据上级指示,对三屯营、白庙子两据点采取了特殊的攻势。


  驻三屯营治安军团长姓王,外号“王迷糊”,手下一个营司务长马珍与三屯人杨振标相好。于是万国来以认干亲的渠道首先与杨建立了关系,通过杨又争取了马珍为我方办事,进而向伪团长做工作,使王团长真成了“迷糊”。通过这个渠道,万国来经手从三屯营三次共运出子弹480发,经马介绍,有7个伪军开了小差,4人由万给了盘费回家,3人携带武器反正。另外,万国来还两次把传单捆在柴草里,送到马珍处,在敌据点内散发,削弱了伪军的战斗力。


  驻白庙子据点伪治安军二连连长(张××)摔伤了胳膊,找万国来治疗。万精心调治,使张很快解除伤痛,彼此结友相近。通过张连长,万国来进而结识三连长周景华。三五日不见,张、周便派人去请万到连部聊天。万国来晓以民族大义,用“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争取了两个伪连长。通过张、周又进一步动摇了营长。该营长暗地放出话来,他的防地八路军“随便走”。有一次,我冀东八路军主力从白庙子一带夜里通过,该营伪军居然“把一挺机枪放在道上,让我军拿走了。”


  解放后,党和政府对万国来同志给予了应有的待遇。1959年,万国来任河北省政协委员。此时,他已进入古稀之年,仍以主人翁的姿态,代表老区人民到省政协(会址天津)讨论国家大事。当时,农村浮夸问题严重。生产队青薯加拐4斤折1斤口粮,甚至有的个别队把糠分给社员充粮,群众对此很有意见。万国来根据群众反映,请本村教员代笔写信逐级反映给有关部门领导,把青薯折粮的比例由4:1改成5:1,糠秕充粮的现象也得到了制止和杜绝。


  1965年黑洼村遭受严重雹灾,粮食减产。阎达开等冀东老同志非常关心灾区人民的渡荒问题。1966年,上级党和政府拨来10000元救济款和一批生活用煤。县委书记王怀忠亲自来征求万国来意见。万说:“党的关怀,家家都该享受一份,既照顾大面,还要重点救济。”县委十分尊重万国来的意见,主持研究了分发方案。结果,救济款分发给村里的大多数户,其中有重点地帮助王春普烈士家属和另一位老干部翻了草房建了新居;万国来自己只领了家家均有的800斤生活用煤。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老党员,在“冀东党”大冤案中却横遭株连与批判。1968年下半年,天津南开大学两次来人,与黑洼村造反组织结合,错误地对阎达开、万国来同志进行批判,万国来同志的次子万春辉、三女万春亭、长婿李永田等也因此受到株连,蒙受了不白之冤。


  1982年1月18日,中共迁西县委郑重为万国来等公开平反。平反决定指出:“县委认为,万国来同志是一个为革命做出了很大贡献的好同志。对他的批判、抄家及对其子女政治上的迫害是完全错误的。县委决定为万国来同志及其子女、亲友彻底平反,恢复名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