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西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大观 >剧本 > 电视剧

白脸愚哥 第二集 他乡真情

< 返回 作者:王宗尧 发布日期:2015-12-25 浏览次数:5614

  W市

  片片高楼林立,条条马路车水马龙,仍不失为繁华的都市。忙忙碌碌的人们,或为谱写新篇,或为 重新崛起,一个个显得奋勇争先景象------一辆小车驶过画面,开车的显然是个女子。

  画外音:是啊,人间的事儿有时候真是难保公平。就说这撞了人的车主儿吧,把人撞了,人家身在异乡,人地两生。不在医院好好看护,却顾自开着车兜风,就仗着有武功吗?什么档次的人品呦-----其实啊,你还别不服气,据说还有更大的仗势呢。自古以来,哪朝哪代,人没仗势能在社会上吃的开?你呀,消消气,没听说火气伤身吗?可别二百五了!

  小车穿来穿去停在一栋小楼前,下了车的女子忙上前按了门铃。一个保姆样的妇女给他开了门。女子直奔客厅,老远在门外叫“姑妈!

  客厅内坐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她白净的皮肤,少许的白发,带着金丝眼镜,文静而显得有气派。她在看书。见女子随着声音走进来,她放下书,摘下眼镜亲切地说:“啊,秀芳怎么有空到我这来?”

  “姑妈,我是求姑父你们来了。”

  “求我们---嗯,难有的事呢,快坐下来说。”

  保姆为武秀芳倒了一杯水。

  武秀芳坐下道:“姑妈,昨天我不小心出了车祸。”

  “刚买上车就出事,有什么麻烦吗?”

  “麻烦倒是没有,伤者也不太重,精心治疗几天,无大碍的。”

  “不太重,算是万幸,一定给人家精心治疗才是。”

  “您放心,我会的。我已经跟医院交代了要精心治疗。”

  “嗯?”姑妈一脸凝重,疑惑的眼神似乎在问:你来求何事?

  “姑妈,我姑父不是说过他们公司缺少一个有知识、有头脑的营销助理吗,我想向他们公司推荐一个人。”

  “噢---”姑妈似乎不以为然地拖了长音,言道:“你呀,现在还有这份闲心,什么样的人哪,值得这个时候你这般上心?”

  “这个人哪,高高的个儿,白净面孔,两道重剑眉,去年毕业的大学生,至今还没求得正式工作岗位,只得回农村。还没回去呢,女朋友吹了,老娘气病倒了,亲朋故里疏远了。现在呀,又被我撞伤住院了。”

  画外音:啊,原来如此!还说人家出来兜风,瞎猜瞎说真是要不得!而且看得出,这个不幸儿要因祸得福了---阿门!

  姑妈呢,听罢不由得无声笑了。

  “您笑什么吗?”

  “我笑啊,我们秀芬向来对好多城里人傲视不顾,今天却变了面孔!”

  “不好吗,不可以吗?”

  “我有这意思吗?”

  武秀芳有点不好意思,但又认真地:“我知道,这事情很荒唐,还涉嫌走后门。可你们不是常说人才难得吗?实在是我的小店水浅,要不,也不来麻烦您二老了。”

  姑妈看着侄女那认真的样儿,和善的笑了,道:“看来我们武经理发现了人才,关心起人才来了---你说下去。”

  “就这些,说完了。”

  姑妈又笑了,道:“恐怕你就知道这些,对不对?”

  “少了您可以再去问嘛。”

  “去问谁,去问被你撞伤住院的那个伤号?”

  “对,就去问他---啊,不,现在还只能问他小厂赶来看护他的一个老科长。我也是今早从他老科长那儿知道的。他还说这个大学生还算是临时工,但他尽心尽力,提出不少中肯建议和好主意,无奈厂长拿大。”

  姑妈听后又笑了。

  “看您,又笑什么呀?”

  姑妈收住笑,沉思了一会儿,道:“要说,大学生主动投身农村,实在少有,惹人注目。”

  “是啊,毕竟四年寒窗。去农村能做什么,显然是出于无奈。”

  “秀芳,你这样看事情可有点主管、不妥。”

  “我主观、不妥?”

  “难道不是吗?要看到现在的农村情况,八亿人的农业经营远远楼后于二三产业。农村需要大学生,农村也该成为大学生的舞台。我想,只是现在社会还缺少一个大学生赴命农村的通道罢了。”

  “姑妈,您讲这些是不是离我所求太远了,我也不懂。”

  “唔,对不住,说走题了---”她郑重地:“你举荐人的事,只能等你姑父回来直接当面跟他说。不过,我倒是很想见见这个大学生。秀芳,你帮我找个合适的机会好吗?”

  武秀芳意犹未尽,见姑妈打住话题,知道不好再说什么了,应诺一声告退。

  武秀芳又驱车来到医院。在室外,她略整理了一下衣襟,才轻轻地推开门,却见一个姑娘守坐在师愚床边,不由得愣顿起来,迟疑了脚步。

  师愚见状忙打招呼“武经理---”又忙介绍:“师奇,这位是武经理---她是我堂妹,也赶来照顾我。

  听说是堂妹,武秀芳悬起的心落下来,快步来到他们兄妹跟前。

  师奇瞅着这个个儿不算高,但眼角有神的城里人,心里嘀咕:“就是你把我师愚哥撞伤的吗?咋这不长眼睛啊!”心里嘀咕,却未声出口,只是冷冷地:“嗯!”

  武秀芳端详师奇,笑着道:“师奇---名字不俗,人更漂亮,多少人喜欢啊!”

  师奇不由地站起身来,回应道:“小女子可没什么值武经理夸赞!”

  武秀芳上前拉住师奇的手,说道:“是我不好,你哥哥出门在外,让我给撞伤了,又累你这老远跑来照顾,真是对不起,我向你们道歉!”、

  这亲切的言语,真诚的态度,一下子化解了师奇心中的敌意。她说:“武经理,快别这样说,想是该着吧!”

  “我什么也不说了,让我尽力补偿吧!”她又转向师愚:“感觉好些吗?”

  “好多了,没事了,武经理!”

  “我告诉你了,我叫武秀芳。”

  “哦,武秀芳同志。”

  “咳,不嫌啰嗦呀,就叫我秀芳。”

  师愚笑笑道:“现在师奇也来了,老科长也可专心催款去了,你很忙,不用劳你老亲自跑医院来了。”

  “不碍事的,让你呆在这地方,我怎么跑都不为过。”

  “这,也许是缘分!”师奇感叹了一句。

  武秀芳听后欣慰地笑了。

  “那我怎样称呼你?”

  “也一样,直呼姓名。”

  “不,我叫你经理姐,可以吗?”

  “好哇,得你这样一个漂亮妹妹,真是求之不得!”这场面,好亲切。

  门开了,一个酒店服务员提一个大提篮进屋,见武秀芳正在,道:“武经理,我把午饭送来了。”

  武秀芳拿至床前,亲手摆放在床头柜上。

  “医院的伙食很好,很方便,真不好意思你们这样费心。”

  “再怎么说,医院的伙食也是大锅饭。我已安排好你们一日三餐,不用客气!”

  一盘红烧大鲤鱼、一盘烤大虾------哎呀,一盘一盘的,床头柜放不开了,只好搬来两个凳子代做饭桌了。

  正当用餐,老科长推门而进,面带笑容地:“告诉你们好消息,超市老板正式告诉说,三两天内欠款准给解决。”

  “看来,多亏得你老科长出马了!”

  “你呀,别错戴高帽子,我去是赶巧大老板回来了,正跟副手们议事。没用我开口,人家说就冲着师愚对他们超市的实在劲,没钱借钱也把货款给汇过去。”

  “该说还是我们遇到一个诚信主儿!”师愚轻声称赞。

  原本是送给师愚和老科长的饭,不过三个人吃足够了,只是少了一双碗筷,这也好解决,但老科长推辞说:“这饭菜有你们兄妹慢慢吃,我呀找地方喝两盅去,回头咱们再细谈。”说着转身就走。

  武秀芳上前拦住,道:“老科长,你得跟我去,我请客了。”拗不过,只好答应了。

  “你们吃好,放在这里,一会儿我来取。”说着服务员也走去。

  屋内剩下兄妹俩,于是边吃边唠起来:

  “师愚哥,这个武经理多大岁数?”

  “没问过,关心人家这个干什么?”

  “这般关照,你不觉得有点超常?”

  “是吗?”

  师奇诡秘地:“我看这里面好像包含着什么意思!”

  师愚严肃道:“瞎说什么!”

  师奇收住笑,又大为感叹地:“看人家这年轻就当经理了!”

  “怎么,眼热了,好好努力,也让你有机会当经理。”

  “我也有机会当经理?哥,你说笑话呢吧!”

  师愚认真地:“哥什么时候跟你开过玩笑?”

  师奇轻摇摇头,觉得无法想象。

  师愚慨然地:“是啊,现在许愿也许为时太早。如今,人也好,人才也罢,越来越成了买方市场。我所以有违常情,不去市场上吆喝自己,是觉得遇到老支书这棵参天大树,可以撑起一片天地。我今天把话说在前头,只要我们同老支书一起,拼上三年五载,不独有你经理可当,我们簸箕湾还要变为人才向往之地。不创出这样境地,到时候我师愚自动卦上二百五牌子,游乡三天。”

  “师愚哥---”

  师愚一声哼笑道:“相信我不会游乡的!”

  看着师愚那自信神态,师奇大受感染道:“我信!”

  说着,哥俩已经吃完,师奇收拾碗筷。

  W市。

  入夜,万家灯火。如今的城市夜景煞是醉人。

  画外音:是啊,那一串串、一盏盏灯亮之下,是在读呢、写呢?或是在争呢、论呢?是倾城之重,还是为鸡毛蒜皮?亦或是欢歌笑语,频频碰杯呢?多让人神往,繁如星空的万家灯火啊!

  酒店的一间包厢内,莲花灯明亮而柔和。灯下坐着武秀芳,她姑妈和师奇。一个是显得不寻常的老干部,一个是年轻的经理,一个则是乡下小民。素来平生怎么坐到一起来啦?是机缘还是有人刻意安排?这也许重要,也许不重要,反正明摆着的是一桌精美的酒宴。

  酒宴已经开始,武秀芳极尽主人之仪。武姑妈面呈慈祥,说话嘴角总是挂着微笑。菜肴精美,一些菜师奇没见过,没吃过,这场面让她一个小女子感到陌生又温馨,不免有点拘谨。

  言谈已经扯到师愚的回乡,免不了一声感叹。武姑妈一口红酒喝下道:“应该讲,农村太需要大学生了,大学生在农村也大有用武之地。只是人们的观念还远远没有到位------”

  “哦---”

  “别只听我叨唠,师奇你夹菜吃啊!”武姑妈不忘谦让。

  武秀芳也举起杯道:“来,师奇,难得今天我们有缘,干!”

  还没荣酒喝下,一个服务员进来对武秀芳悄声道:“楼下有人找。”

  武秀芳显得无奈,对报信的服务员道:“小月,你坐下代为陪陪客----姑妈,师奇,我去去就回来。”说罢抱歉地离去。

  小月---中个短发,面目清秀,说不上很漂亮。但那身材出奇的均称,充满活力,足以人见人爱。

  一番礼让之后,武姑妈接着道:“你师愚哥有热情,自立自强,只是---尤其回困难村创业,光有热情是不够的。”

  这句话让师奇不服气了,心里说,没有金刚钻,我师愚也不会揽瓷器活儿。但说出口的话都是:“我师愚哥不光有热情,还有明白的16字创业之道!”

  “噢,还有16字创业之道,说给我听听好吗?”

  闻言师奇一下顿住,很快又不好意思笑笑,道:“让我说,我可说不好。”

  武姑妈也笑笑,道:“难得今天有缘我们坐到一起。我把你俩也看做我的侄女。来,先干了好吗?”说着举起杯。

  面对老前辈的真情,师奇、小月随同痛快地喝下杯中饮料。

  放下杯,武姑妈又带头伸出筷子吃菜。喝下之后道:“这儿不是会场、考场,尽可敞开心扉,我们边吃边聊聊家常,或者你们的感悟、见解。说好说不好的话不过是下酒菜,你们说对吗?”

  不管是不是真心,两个姑娘都点头赞同。

  武姑妈又道:“我刚才听了你们的16字创业之道是觉得有点儿新奇。别管说好说坏,师奇是先把这16字说给我好吗?”

  面对武姑妈的再次要求,师奇心中打起小鼓。师奇画外心声:真不知道这个老婆婆是干什么,但好像是个大干部,跟大干部谈谈师愚哥的创业之道也不会有什么不妥。她觉得新奇,倒让她见识见识。

  师奇停住筷子,近乎一字一顿地:“好吧,我就说给姑妈听听。这16个字是:活跃思想、融资参股、舞好龙头、同舟击鼓。”说罢,师奇显得有点自豪了。

  “哦,活跃思想、融资参股、舞好龙头、同舟击鼓。不只新鲜,也像有深意。我不明白为何把活跃思想作为创业之道?”

  武姑妈的话让师奇来劲了,毫无推辞地:“我哥说,活跃思想可知民心、晓关键、出智慧、聚力量,发现人才。”

  “噢?”

  “我哥还说,穷村思变,如果只有几个村干部在唱在跳,却不闻群众有声,何来赞同,支持和自觉行动。也不会有真情涌动之势。”

  “噢,有道理,有道理。那如何活跃呢?”

  “我哥的想法是搭建平台、提供方便,摆问题、出题目,引发议论、引士争鸣。”

  武姑妈不时点头称是,增添听下去的兴趣。又道:“看来活跃思想、有明辨是非、求得真情真知、动员群众的功效。好、好,有文章。你往下说说融资参股。”

  师奇也不客气了,接着道:“也不知是哪里的村子经验,说‘无工不富’,这也许普遍适用。只是如今已改革开放30年了,办起的大大小小工厂已经挤满了各地大大小小山头。现在穷村、落后村也跟着凑热闹办厂,不说资金、技术、项目等更难,也更难有插足落脚之地了。”

  “说的是有道理,那,难道说‘无工不富’经验过时了?”

  “我们可不说过时,不过我哥说对这个真经要细拆解、深读深思考。”

  “嗯,想的好,说的好。相信你们学经验还能够创新。不好意思,师奇你再说说舞什么龙头、如何舞好吧!”

  武姑妈的话语和蔼真诚。师奇更是以真诚待真诚。她道:“我哥说的何谓龙头,首先是指农业生产的龙头--”

  “噢,你要接着说下去啊!”

  师奇接着道:“首先告诉姑妈,我们簸箕湾全村500口人,人均不足一亩地。除了常年外出打工和做点小生意者外,全靠在这几百亩山坡地上。单户经营、小打小闹、靠天吃饭。便是风调雨顺,平均亩产不过五六百斤玉米。虽然国家一再强调调整、优化产业结构,但我们村里这些年只多了两户奶牛、奶羊养殖户和一个小卖部。比起他乡的规模化、设施化生产经营,我们的生产力太低下了--”

  “噢,你们村的生产条件可说多有不足。”

  “是,人多地少,无林无矿无任何优势。基于现实,我哥说必须变革我们的农业经营,必须发展其它产业。”

  “嗯,这想法既符合你们村现实,也符合国家大政。你们的变革想法也一定有了?”

  “初步想法可说有了,就是首先创办一个农业生产实体,千方百计舞好农业实体这个龙头。”

  “嗯,想法好,再具体说说。”

  师奇也不推辞,道:“具体的,还只是初步设想。就是我哥、我、村干部和愿意加入的农户一起成立一个小公司、共同先连片10亩8亩土地,从设施化、优势化种养、企业化经营、力求雪球滚出效益,滚出规模。公司随时接纳愿意入股的农户。”

  “嗯,有创新、有创劲--”

  武姑妈话没说完,突然手机铃响。她接听后不无惋惜地:“真是抱歉,要我马上回单位。师奇呀,16个字我还没听完全。尤其更想听听‘同舟击鼓’今天是没法儿了。告诉你师愚哥,找机会我们一同听他讲讲好吗?“

  师奇点头道:“让我哥说会比我讲的清楚。”

  武姑妈要小月去看看武秀芳。武秀芳正好进来,知道了如此这般,只好送姑妈下楼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