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西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大观 >剧本 > 电影

钓 王 连载三

< 返回 作者:梁波 发布日期:2010-03-09 浏览次数:5733

  十五

  

  “乓”地一声响,一只粗瓷大碗摔得粉碎。

  石水根缩头耷肩地站在师傅面前,连大气儿都不敢喘。

  田顺黑着脸,模样很凶:“就你能!本事大了是不是?好一个钓王,多神气,多有种哇。竟敢把金丝竹钓竿拿出去臭显!幸亏没弄丢,要是丢了,我把你的脑袋揪下来喂湖里的鱼!”

  石水根嗫嚅地:“师傅,我、我是听说夏瀚祥要来大陆看钓王杯……才去的。我只是想……替您探探他的动静。”

  “探啥动静,有啥好探的?夏瀚祥爱去哪去哪,就是不许他到碧霞湖来!”

  “师傅,过去您常跟我提阿祥叔,说你们俩好得就像亲兄弟。小时候一块儿玩耍,一块儿在湖边钓鱼。可自从两年前他托人来买金丝竹钓竿,我就看出您变了,好象挺恨他的。我知道,您是怕他来碧霞湖,夺走了神鱼。”

  田顺张着嘴,如鲠在喉,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十六

  

  宾馆,豪华的客房里。

  夏瀚祥打开随身携带的大旅行箱。箱子里塞满了各种名牌钓具:有美国红狼强力海竿、贝克力陶瓷钓线,日本伊势尼无倒刺钩,还有大陆产的老鬼鱼饵。夏瀚祥拿起红狼海竿,抻出竿节掂了掂份量,极不满意地摇摇头。

  夏远从套间出来:“爷爷,就凭这些精良的钓具,没有您钓不上来的鱼。”

  夏瀚祥叹了口气:“钓具虽说精良,却中看不中用呵。”

  夏远:“为什么?”

  “钓伽蓝鱼必须要用金丝竹钓竿,这是老辈人传下来的经验,很灵的。少了它,怕是要功亏一篑呀……”

  

  十七

  

  夜幕笼罩着湖面,点点流萤忽明忽暗。

  田顺和石水根坐在木屋前的青石板上,看着满天星斗,聆听唧唧的虫鸣。

  石水根:“这大山里真静呵……师傅,您一个人住在这太寂寞了。等过了八月十五,我就接您下山,该享享晚年的清福啦。”

  田顺:“我哪儿也不去,死也死在碧霞湖。”

  石水根:“我的养鱼场眼下正缺人手,就算求您帮忙,替我看看鱼池总可以吧?”

  田顺:“你那鱼池再好,能比得了碧霞湖?你养的鱼再名贵,能比得上伽蓝鱼?水根,你的心意我明白。师傅收你做徒弟,不是为了让你尽孝心,是为了让碧霞湖上多一个钓鱼人呵。”

  

  宾馆客房里,夏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夏瀚祥靠着床头翻阅一本小西英人编的《新鱼类大图鉴》。

  夏远:“爷爷,这些年您钓的鱼形形色色,数不胜数,也算是功成名就了。可我搞不懂,您为啥对伽蓝鱼如此情有独钟?”

  夏瀚祥:“伽蓝鱼是爷爷心头的一个谜呀。几十年来,我钓遍江河湖海,查过大量资料,访过专家学者,一直在探寻它的奥秘。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爷爷总算是找到了一点答案。”

  “爷爷,您找到什么答案啦?快告诉我。”夏远来了精神。

  夏瀚祥嘿嘿一笑:“睡觉睡觉,明天咱们还要起大早去碧霞湖哩。”

  夏远嘟囔道:“瞧您,又卖关子!”

  

  夜深了,石水根眼望天空毫无睡意:“师傅,伽蓝鱼到底有没有哇?北京的江记者都笑话我了,说我信迷信。”

  “混帐话,没有神鱼,师傅不是白活啦。”

  “那今晚神鱼会不会出现,干嘛偏偏要等到八月十五?”

  “这是祖辈传下来的说法。青木爷爷说,伽蓝鱼只有在中秋节的前后三天才会出现。我想,既然是神鱼,兴许就有龙王爷管着它呢。龙王每六十年才给伽蓝鱼放三天假,让它们从龙宫游到湖面上,看看人间的月亮,看看百姓的团圆……”

  石水根忍不住想笑:“您这是在说神话故事,听起来挺美,可好像不大符合自然科学。”

  “你少跟我讲科学,”田顺有些不高兴了,“碧霞县志上写着呢,书上写的东西总该是科学吧?”

  “师傅,您那本明代县志已经是老黄历了。前些天,我看见县里又出了一本新县志,厚厚的。那上边压根儿就没写伽蓝鱼,一个字都没有。古书上记载的全让他们给删掉了。”

  “啥,古书上记下的事他们随随便便就给删啦?”田顺腾地一下站起身:“这帮混蛋,他们懂个鸟哟!这叫啥,这叫篡改历史。我明天就去找他们算帐!”

  田顺拍拍屁股进屋,砰地一声把门摔得山响。

  

  十八

  

  “爷爷,碧霞湖,碧霞湖!”夏远站在山顶上激动地大喊。

  夏瀚祥看到了。魂牵梦绕的碧霞湖就在眼前,童年嬉戏垂钓的碧霞湖就在脚下。他仿佛又看见青木爷爷在湖边吟唱小曲,看见两个无拘无束的少年在湖边奔跑追逐,看见夕阳下那把颤颤悠悠的金丝竹钓竿……

  夏瀚祥的眼睛湿润了。

  

  田顺的小木屋,门上吊着一把大锁。

  夏瀚祥久久凝视着那把锁,自言自语道:“田顺老哥,是你吗?我猜一定是你。我回来了,阿祥看你来了。”

  少年田顺的画外音:“伽蓝鱼是我的,是我的,你永远也不要回来!”

  夏瀚祥抚门唏嘘:“唉,两年前我本想投石问路,你不给我面子。老哥,你不欢迎我呀……”

  “爷爷,这里有块牌子!”

  夏瀚祥顺着夏远的话音回头望去,牌子上几个警醒的大字着实让夏瀚祥心头一凉。他两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十九

  

  县政府大楼。田顺推开了地方志办公室的门。

  一个戴眼镜的青年迎上前问:“大叔,您找谁?”

  田顺从布包里掏出一本厚厚的新版县志,往桌上一摔:“找你们编书的人。”

  戴眼镜青年拿起书:“噢,碧霞县志呀。怎么,这书有问题?”

  田顺气呼呼地:“你们看过《明·碧霞志》没有?瞪着眼珠子瞎编!”

  戴眼镜青年:“大叔,什么叫瞎编哪。这部新版县志是根据几个不同历史年代的版本综合修订续撰的,当然也包括《明·碧霞志》啰。”

  “那我问问你,伽蓝鱼哪去啦?神鱼哪去啦?”田顺又从包里拿出那本《明·碧霞志》,“你们把碧霞湖里最最稀罕的宝贝都丢了,不是瞎编是啥?”

  戴眼镜青年:“大叔,原来您为这事发火呀。您听我解释,关于伽蓝鱼的传说,只有明代县志里有过描述,元前、清后的县志却从未有过记载。为此我们还专门做过调查,证实这不过是民间流传的一个神话,被明代的好事者写进了县志。为尊重史实,以多数版本为依据,所以我们才没把伽蓝鱼写进去。”

  田顺冷冷一笑:“你们调查谁啦?我在碧霞湖呆了大半辈子,你们问过我了吗?听着,伽蓝鱼就在碧霞湖里,你们赶紧把县志改过来,要不然,我找你们县长!”

  田顺说着,把那本《明·碧霞志》往包里一塞,忿忿地走出了办公室。

  戴眼镜青年:“嘿,哪来这么个倔老头。”

  

  二十

  

  公共汽车停在山坳的一个小站牌前。车门打开,一身旅行者装束的江帆下了车。他举目四顾,满眼秀色可餐,飒飒山风迎面吹来,令他精神为之一振。

  

  依山傍水的村口,座落着石水根颇具规模的淡水鱼养殖场。两个足球场大的养鱼池紧邻河湾,清澈的河水从池边汩汩流过。

  石水根拎着大塑料桶,正在给鱼池里的鱼投放饵料。鱼群簇拥着抢食,搅得池面水花飞溅。

  “水根,水根!”

  石水根听见有人喊,抬头一看,江帆正冲他挥着手。

  “哎呀,是江记者,神兵天降呵。”石水根扔下桶,快步跑到江帆跟前:“真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离八月十五还有半个月呢。”

  江帆抹了抹脸上的汗:“我正好有半个月的假没休,得,什么名山大川,旅游胜地全不去了,直奔你这钓鱼天堂而来。水根,不会让我失望吧?”

  石水根:“江记者,就凭你这份虔诚,我敢打保票,此行你准会大有收获。走,先到屋里歇歇,中午我做几道鱼让你尝尝鲜。”

  

  简易房里,江帆一边喝着鲜美的鱼汤,一边和石水根聊天:“水根,想不到你这个钓王,还是个养鱼专业户哇。怎么样,早就小康了吧?”

  石水根美滋滋地:“两年前就小康啦。我在村子里盖了小洋楼,花了十多万呢。”

  “池子里养的啥鱼,挣这么多?”

  “全是名贵品种,有淡水白鲳、鳜鱼、虹鳟,还有刚从挪威引进的三文鱼。这些在城里都是抢手货。”

  江帆羡慕地:“行呵,你也成富翁啦。往后我不当记者了,跟你一块儿养鱼。”

  “你别逗我了,这几天我正为缺人手发愁呢。前些日子我劝师傅下山,帮我料理料理鱼池,我送给他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可他一根筋拧到底,不稀罕。”

  “咦,对了,你师傅呢?我特想见见他。”

  “先别急着见我师傅。哎,你想不想见见夏瀚祥?”

  “夏瀚祥?他在哪?”

  

  二十一

  

  宾馆门前的绿地广场。

  草坪上移动着夏瀚祥迟缓滞重的脚步。这两天他一直闷闷不乐,脑子里不停地闪现那把大锁和那块木牌子。

  “爷爷,看您愁的,这点事就把您难住啦?”夏远坐在一张长椅上,漫不经心地嚼着口香糖,“不让钓鱼咱们可以花钱钓,实在不行就请徐县长出面。

  夏瀚祥:“事情没这么简单。都是江上客,同路不同船哪。”

  

  绿地一角,一个神秘的身影在徘徊。那人斗笠遮面,远远地窥视着夏瀚祥的一举一动。

  

  石水根将摩托车停在宾馆门口,用手一指:“喏,在那儿。”

  江帆:“好家伙,台钓王跑到这儿来了!”

  “他是冲伽蓝鱼来的。江记者,你要采访他,就先在宾馆住下,过两天我再来接你。”

  “你忙你的,到时候我自己回去。对了水根,别忘了替我准备一把钓竿,过两天我要去碧霞湖钓鱼。”

  “忘不了,有你过瘾的时候。”石水根加大油门,摩托车喷出一溜白烟,转眼便消失了。

  

  宾馆服务台。江帆掏出记者证:“小姐,开个单人间。哦,顺便跟您打听一个人,台湾来的夏瀚祥先生住几号房间?”

  领班小姐:“夏先生住在618房,要不要电话预约?”

  “谢谢,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