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西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大观 >剧本 > 电影

钓 王 连载四

< 返回 作者:梁波 发布日期:2010-03-09 浏览次数:5513

  二十二

  

  清晨,大雾弥漫。徐景晖和侯方背着钓具,吃力地向山顶上攀登。

  “徐县长,翻过山……前面、就是碧霞湖啦……”侯方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

  “这二十多里山路,还真、真够受的……老侯,这碧霞湖真象是个仙女,藏在深山人未识,云深不知处呵。”徐景晖把手里的钓竿当成了拐杖,一步一拄,看上去兴致蛮高。

  侯方边走边介绍:“碧霞湖是个半山湖,也是个自然野湖。这一带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溶洞、暗河很多。据说碧霞湖的湖底就通着地下河。地下河又通着地下湖。有人打过比喻:碧霞山区就像一个巨大的水袋子,一不小心把地表捅破了,满世界都是水。”

  “水多鱼就多,身在碧霞,真是垂钓者的福气啊。”

  “徐县长,不是我扫你的兴。要想钓鱼去哪儿都行,就是别到碧霞湖来。”

  “那是为什么?”

  “来,咱们先歇会儿。”侯方拽着徐景晖坐在了一块光滑的山石上。侯方点燃一支烟:“咱们县号称是百湖之乡,湖泊水库星罗棋布。随便在哪儿都能钓到鱼。可碧霞湖里的鱼却很少有人能钓到。拿我来说吧,在县里也算是钓鱼高手了,可每次来碧霞湖垂钓,回回都扑空,你说邪门儿不邪门儿?”

  徐景晖纳闷:“是不是湖里没鱼呀?”

  “没鱼?湖里啥鱼都有,鱼大得都快成精了。不过,说起来也怪,偏偏有一个人就能钓得到。”

  “谁?”

  “田顺!一个神秘兮兮的老头。他独身一人在湖边住了大半辈子,就靠钓鱼为生。碧霞湖里的鱼好像被他点化了似的,他想钓啥鱼就钓啥鱼,想钓多少就能钓到多少。人送外号钓死鬼。”

  徐景晖:“真有这么神?”

  侯方:“那当然了。哦,对了,你听过伽蓝鱼的传说么?”

  “我刚调来不久,哪里听说过。”

  “伽蓝鱼是碧霞湖里的神鱼。六十年才出现一次。古往今来,钓鱼人以能钓到此鱼为最高境界。传说嘛,神乎其神,无中生有,现在几乎没人信了。可唯有这位钓死鬼田顺,独守湖边几十年,就为了钓伽蓝鱼!”

  徐景晖感叹道:“此人绝非等闲之辈呵。为了一个虚无飘渺的传说,一生守望,坚定不移,的确令人可敬可叹。这倒让我想起了夏瀚祥,一个是台湾的钓王,一个是碧霞湖的钓鬼,现在又冒出个伽蓝鱼,唔,这里面大有文章,大有文章……”

  

  两个人终于爬到了山顶。浓雾渐渐散开,碧霞湖宛如一颗硕大的蓝宝石,呈现在他们眼前。

  “啊,太美了!”徐景晖情不自禁地赞叹:“碧霞湖果然名不虚传。一湖黛碧藏玉液,疑是瑶池落九天。造化,大自然的造化呀。”

  侯方诙谐地:“徐县长,你哄我出来钓鱼,怕是钓翁之意不在鱼吧?”

  两人同时大笑:“在乎、山水、之间也!”

  

  二十三

  

  湖边,田顺手里攥着筷子般粗的尼龙绳,正在编一个大网袋。那是给伽蓝鱼准备的鱼护。

  石水根盯着那块“禁止捕鱼钓鱼”的牌子:“师傅,现在谁还会来碧霞湖钓鱼呀,您插这牌子不是多此一举嘛。”

  田顺瞪了石水根一眼:“你懂个啥,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石水根似有所悟:“噢……这牌子是插给阿祥叔看的?”

  “水根,客人就要上门了,谁想钓鱼都可以,唯有夏瀚祥不行。你告诉他,这湖已经被咱们承包了,湖里刚放养了鱼苗。”

  “这不是骗人吗。”

  “骗不骗人我不管,就是不让他钓。”

  身后传来侯方的声音:“不让谁钓呀,田顺大叔。”

  田顺回过头:“哟,这不是县里的侯主任吗?两三年没见,想必是钓技大长,又敢来碧霞湖钓鱼啦?”

  侯方尴尬地:“田大叔,您就别挖苦我了。哦,这是新来咱县的徐县长,今天休礼拜,徐县长想钓钓鱼。”

  “田大叔,我俩在您面前是小字辈,只是图个乐子,图个乐子。”徐景晖谦卑地笑道。

  田顺:“徐县长,你是贵客,钓吧钓吧。不过,在碧霞湖钓鱼可有讲究。”

  “噢?什么讲究?”

  “你是想空手而回,还是想满载而归?”

  “此话怎讲?”

  “若空手而回,你我互不相干。若满载而归,你须求得我的指点才能钓到鱼。我呢,也有一件事想求你。”

  侯方一听来了情绪:“要满载而归,满载而归!田大叔,您钓鱼的鬼花样还蛮多的嘛。”

  “你们先钓着,要是运气好,没准儿就不用求我啦。”田顺面带得意之色,倒背着手慢悠悠地走了。

  徐景晖心里暗暗叫道:“这个田顺,果然非同凡响!”

  

  二十四

  

  宾馆客房里。

  夏瀚祥:“你们这些记者真是神通广大。我前脚还没站稳,你后脚就追到碧霞来啦。”

  江帆幽默地:“连一个世界闻名的台钓大王都追不到,还怎么当《神州钓鱼》的记者?我这个人,属猫的,哪有鱼腥味就往哪跑。”

  “哈哈,好你个江记者,你追的是鱼还是我呀?”夏瀚祥大笑。笑罢,他对钓王杯比赛未露面之事向江帆表示道歉。

  “此次回大陆,行色匆匆,心事压身哪。”夏瀚祥显出一丝惆怅:“碧霞有我的梦,不能不圆啊。”

  “是为了伽蓝鱼?”江帆单刀直入。

  夏瀚祥愕然:“怎么,你也知道伽蓝鱼?”

  “是石水根告诉我的。夏老先生,您知道水根有个师傅吗?”

  “我已猜到,是田顺。”

  “不错。正是您五十年前的少年伙伴。昨天我住在水根家里,他整整给我讲了一夜你们的故事:伽蓝鱼,金丝竹钓竿,还有青木爷爷……,这些故事太动人了,充满了传奇色彩。我想把它写出来。夏老先生,我希望您也能给我讲讲。”

  夏瀚祥:“你是记者,我也就不瞒你了。我的确是为伽蓝鱼而来。记得十四岁那年我离开家乡,青木爷爷对我说:阿祥,不管你走到哪,只要还活着,就一定要回来!碧霞湖在等着你,伽蓝鱼在等着你呢。唉,转眼就是半个世纪,我盼得两鬓斑白,今天总算是回来了,却不知青木爷爷魂归何处啊……”

  江帆:“可田顺还在呀。为了圆一个共同的梦,你们两个少年伙伴终于又走到了一起,这真是人间佳话啊!”

  “说佳话还为时尚早,现在我就遇到了麻烦。田顺知道我会回来,他在湖边立了警示牌,不准我钓鱼……”

  “我听水根说,碧霞湖是自然野湖,谁都可以钓鱼的。难道……”江帆话音未落,就见夏远风风火火地从门外闯进来。

  “爷爷、爷爷,出怪事了!我刚才……”夏远看见沙发上坐着个陌生人,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夏瀚祥:“这位是北京来的江记者,你快说,出啥事了?”

  “刚才我在宾馆外面闲逛,你们猜,我看见了什么?”

  “看见了什么?快说呀!”

  夏远:“你们跟我来……”

  

  二十五

  

  碧霞湖边。侯方和徐景晖苦苦守候了半天,连个鱼毛也没钓着。时近中午,日头越来越毒,晒得侯方有些沉不住气了,捧起湖水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徐景晖站起身,揉了揉麻木的双腿:“看来不服不行呵,老侯,这样钓下去怕真的要两手空空。怎么样,去求求田顺?”

  “赶快求,赶快求,我可是受不了啦。”侯方鱼没钓着,肚子倒是喝得溜圆。

  两人沿着湖边转过一个湾子,老远看见田顺正蹲在一块突兀的岩石上——他也在钓鱼。

  “来彩了来彩了,”侯方小声对徐景晖说:“田顺从不当着外人的面钓鱼,向他讨绝招比登天还难。看来,还是你县长面子大哟。”

  徐景晖:“未必吧,你忘了他有事求我呢。这事儿呀,不把我难死才怪!”

  两人说着已到了田顺身边。侯方抢上前,伸手把水里的鱼护提起来一看:好家伙,全是清一色的鳜鱼,每条都在两三斤左右,起码有十多条。

  “神了,神了,”侯方直咂舌头,“这是真正的野生鳜鱼,拿到城里少说也能卖三十块钱一斤!”

  田顺不紧不慢地回过头:“徐县长,是你先求我还是我先求你呀?”

  “田大叔,您说吧,求我办啥事?”

  “改县志。”

  田顺的语气斩钉截铁。

  

  二十六

  

  宾馆门前的绿地广场。

  夏瀚祥的眼睛被什么东西猛地一刺,是金丝竹钓竿!一把和石水根手里一模一样的金丝竹钓竿。它静静地倚在那张长椅旁,在蓝天绿草之间,显得格外扎眼。

  长椅上靠着一个头戴头笠的人,那人埋着头,斗笠压得很低,看不清眉目长相。

  夏瀚祥走上前,嗓音颤颤地问:“老乡,您这钓竿是……?”

  “曾经江湖水,欲寻知音人。”那人头也不抬,话音低沉而滞缓。

   “噢?如果您愿意出售,我想买下它。您……说个价?”

  “此竿无价,只有慧眼识珠者方能得到它。”

  “老乡,我是从台湾来的,我愿出三十万美金,行不行?”

  “呣,价给的不算低。看在你求竿心切的份上,这把竿就送给你了。”那人缓缓站起,将头上的斗笠又往下压了压,踽踽而去。

  江帆和夏远瞠目结舌,老半天也没醒过懵来……

  

  二十七

  

  “……田大叔,关于伽蓝鱼的传说我也是刚有耳闻,它究竟存不存在我不敢妄下断言。”徐景晖在田顺面前显得一筹莫展,“碧霞县志是严肃性文献,不是我说改就能改的。您这要求太难了,我办不到。”

  “那好,你们是打算空手而归啰?接着钓,接着钓吧。”田顺收了钓竿,拎起那一网兜鲜活的鳜鱼:“徐县长,恕我不奉陪了。想吃鱼,你们可以到我的小木屋来。”

  

  太阳即将落山,徐景晖和侯方如同两个残兵败将,狼狈不堪地走到了山脚的公路旁。

  侯方拿起手机:“喂,小李吗,赶紧把车开过来!什么,钓没钓到鱼?钓到你姥姥个腿!”侯方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徐景晖被侯方的样子逗乐了:“哎,老侯,咱们可是没白来哟,等碧霞湖旅游项目搞定,咱俩还来钓,我就不信这碧霞湖是他田顺的天下!”

  

  二十八

  

  宾馆,夏瀚祥的房间里。

  夏瀚祥爱不释手地瞧着金丝竹钓竿,乐得合不拢嘴。

  “真是奇怪了,”江帆百思不得其解:“这把金丝竹钓竿明明是在田顺手里,怎么会在县城出现?夏老先生,那个戴斗笠人会不会是个骗子,用一把假钓竿来骗您?咦,不对,骗子的目的是骗钱,可您给他三十万美金他都没要哇。我完全糊涂了,一塌糊涂。”

  “这很好解释嘛,”夏远摆出一付老道的样子:“这是田顺搞的诈敌之术。他和爷爷既是少年好伙伴,又是钓伽蓝鱼的对手。强行阻钓有伤感情,不如退一步,让爷爷用一把假钓竿去钓伽蓝鱼。江记者,你可能不知道,钓伽蓝鱼必须用青木爷爷的金丝竹钓竿才有十分把握。否则,爷爷也不会出那么高的价。”

  “阿远说的有道理,”江帆表示赞同:“夏老先生,您怎样认为?”

  夏瀚祥:“你们都猜错啦,这的的确确是青木爷爷的金丝竹钓竿。”

  “不会吧?”江帆一头雾水:“那田顺那把钓竿……”

  “田顺那把竿是真的,我这把也是真的。这正是青木爷爷的传世之宝,阴阳鸳鸯竿!”

  “阴阳鸳鸯竿?怎么又冒出这么个怪名!”

  “青木爷爷其实有两把这样的钓竿,是那些痴迷伽蓝鱼的前辈们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到现在少说也有五百年的历史。小时候,听青木爷爷说,这钓竿是用大山里的一种野山竹制做的,因竹子上长有细细的金色脉纹,顾名金丝竹。此竹生于山巅,饱经雷电风雨,吸尽日精月华,坚韧无比!能承受百斤以上的拉力。这种金丝竹由于大面积开花枯死,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啰……”

  夏瀚祥喝了口清茶润润嗓子:“再说这阴阳鸳鸯竿,一把采自阴坡竹,一把采自阳坡竹,竹子采回后要放到碧霞湖里浸泡九九八十一天,再放到山洞里慢慢抽去水分,然后再用桐油泡九九八十一天,最终才制得此竿。”

  江帆问:“钓伽蓝鱼为什么非要用金丝竹钓竿?它们之间好像没有必然联系呀。”

  夏瀚祥:“你们说,碧霞湖里为啥会有伽蓝鱼?灵山秀水出神鱼!碧霞湖山连着水,水连着山,山环水绕脉脉相通。灵山上有金丝竹,秀水中有伽蓝鱼,它们注定要相生相克,这就是联系。还有,青木爷爷说,神鱼乃成双成对出没,这阴阳鸳鸯竿正可与其匹敌。阴钓阳,阳钓阴,阴竿钓雄鱼,阳竿钓雌鱼。江记者,金丝竹钓竿的绝妙之处正在于此呀!”

  江帆听罢拍案叫绝:“夏老先生,您哪里是说钓鱼,简直是华山论剑嘛!”

  夏远想起了什么:“爷爷,说了半天,那个戴斗笠人到底是谁,他为啥要把金丝竹钓竿白白送给您?”

  夏瀚祥:“我想,此人肯定与青木爷爷有某种关系,他是受了青木爷爷的遗托,专门为我而来的。这一切也许是天意,有了青木爷爷这把钓竿,田顺奈何不了我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