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西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大观 >散文 > 杂文随笔

红灯忌

< 返回 作者:刘善苍 发布日期:2016-03-22 浏览次数:4948

  大约在三年前,各路媒体就曾对国人闯红灯,特别是“中国式过马路”集体闯红灯现象,实打实地热议了好一阵子。有坐在屋里侧重理论研究的,有在十字路口附近架设录像机调查取证的;与美英比、与印度比,有搞国际对比的;有从行人、驾驶人身上找主观原因的,有从红绿灯所设位置、变灯时间等方面找客观原因的,当然都提供了借鉴价值、发挥了启迪作用。虽然这是个老话题,但新人层出不穷、“旧人” 常爱忘记旧事,今天不妨老生常谈一回、老调重弹一下。  

  有人就有路,有路就要交叉,有交叉就要保证安全畅通,交通秩序就要维护,交通规则便应运而生。北宋的都城东京汴梁(今开封)人口超百万、商业繁荣,城里熙熙攘攘、车水马龙,是国际知名的大都会。为了维护交通秩序,中心街道每隔二三百步便设军巡铺,铺中配三五位防隅巡警,据说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交警。千八百年过去了,交通网络、交通工具、安全管理系统皆今非昔比、别之天壤,不过不难发现,今天 “硬件”是非常硬了,可“软件”并没有一块儿硬起来,人流车流之主流是好的,可不遵守交通规则的现象仍屡见不鲜,闯红灯的仍大有人在,行人闯,自行车闯,电动车、摩托车闯,汽车闯,只身单闯、集体群闯,总之,凡是上道的都有敢闯的,可谓应有尽有。  

  闯红灯的人分男女老幼、车分三六九等,闯红灯的冲动“来头”也是五花八门。在有的行人和非机动车、电动车、摩托车驾驶人眼里,红灯、探头与己无关,等不等红绿灯全凭临场发挥,要看自己着急不着急,要看闯过去安全不安全,因为他心里清楚,交管部门顾不过来,目前没有足够的警力、技术措施以及电动车摩托车年检等相关制度来管这块事儿。如同某项纪律,只有例行宣讲,没有监督检查、没有奖优罚劣,执行靠自律,执行情况可想而知。国人爱看热闹爱扎堆,过马路也喜欢成群结队,从众和法不责众的心理创造了你闯我闯全都闯、风风火火闯红灯的“中国式过马路”奇观。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有心人”专门研究哪的红绿灯没探头、哪个探头不管事,研究成果一到手,在他的眼里那些红绿灯成了霓虹灯、探头成了摆饰;即使“不慎”被电子眼拍到,12分不能全记,便投机取巧钻入“灰色地带”买分顶替,从事非法交易。机关算尽太聪明,更有不法之徒遮牌、套牌、假牌、醉酒、毒后驾车乱闯,一次侥幸暗自庆幸,最终反误了卿卿性命。境由心造,事在人为。路边明明有个交警,可他好像是来赏景的,没事人似的左顾右盼闲溜达,路况与他无关,交通顺其自然,没肇事便没事,闯红灯、路拥堵都是小事。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行人、非机动车、机动车各行其道、遵章守纪,交通秩序才能井然,人车上路才能安全,反过来就会道路拥堵、事故频发、交通瘫痪。人有多大胆,路有多大险。本来交通事故是个小概率事件,但违章闯灯小概率就会变成中概率、大概率,一旦肇事害人害己害全体。每个人心中高悬“红绿灯”,对生命和法纪心存敬畏,见红灯则肃然止步;监督无死角、处罚无偏袒,记分、罚款加治罪,“公正严格、文明高效”执法之日,一定是闯红灯诸乱象禁绝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