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西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大观 >散文 > 情感天地

村姑

< 返回 作者:王垣波 发布日期:2010-03-09 浏览次数:4875

  离开家乡在外工作多年,见惯了周围的钢筋水泥建筑,适应了马路上的车水马龙,可故乡的山川、田野、小桥、流水却时常在梦里出现,故乡在我的心里
是一个永远的结。
  虽然自己穿着时尚,谈吐文雅,俨然一个正宗的城市白领,可是从骨子里说我永远是一个村姑,这是我心中的一个秘密。每当到户外郊游,闻到那熟悉的泥土的芳香,就像闻到母亲的味道,眼睛总是湿润的,心里更是不能平静。特别是在春天来到的时候,每个人都在讲春天的气息,可又有几个能真正领略得到呢?记得有一次坐在办公室里,我忽然叫道:“春天来了,我闻到了春天的味道。”同事们以为我诗兴大发,坐直了等听我下面的赞美之词,我脱口而出的却是:“我好想到田野里打个滚。”举坐哗然。是的,小时候总爱一个人躺在寂静的田野,任微风拂面,象母亲的手温暖、轻柔,听山花野草在耳边低吟,象小伙伴在说着悄悄话,那时候整个村子的孩童都是玩伴,朋友多的象那满坡的烂漫鲜花,无法数的清楚,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路边的小花野草都是我儿时的伙伴,那么熟悉、亲切。簇拥在路两边的小草就像顽皮的孩子,见有客人来了,推推搡搡挤在路边观看,却从不敢走到近前。那满山的野花瘦弱、淡雅,就像邻家的小女孩。家乡的小河两边是郁郁葱葱的树木,使得河水看起来总是绿绿的,因而小时候我对“白毛浮绿水”这句诗词理解颇深。偶尔有鱼儿游过,荡起的涟漪是那么的圆润、柔滑。
  好想脱掉这古板的外壳,恢复我村姑的本来面目,有时候竟然羡慕那些逝去的先人们,能够与大自然融为一体,躺在大地的怀抱里静静的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