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迁西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风景名胜 >旅行手记

四月里来梨花开

< 返回 信息来源:画境栗乡 发布日期:2018-04-28 浏览次数:528

  今年的春天来的有点突然,让人没点心理准备。仿佛就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儿。玉兰花、迎春花、杏花、梨花竞相开放,让踏青赏花的人儿眼花缭乱,不知所措。


  北方的天气更像是任性的孩子,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说雪就是雪。本来春天属于花的舞台,却让纷纷扬扬雪花给搅了场子,让人们感受了一番刻骨铭心的欣喜和无奈。


640.webp (8).jpg


  四月中旬,正值梨花盛开的时节,气候变得温顺了很多,和风拂煦,蓝天白云。赏花的心情也渐渐趋于平静恬淡。


640.webp (7).jpg


  每年四月十五日是迁西梨花坡梨花节,这在当地也算不小的盛世,政府重视,群众支持,经贸洽谈,文艺演出,气氛祥和喜庆。因其地处迁安、滦县、丰润交界,交通便利的地理优势明显,四方游客不约而同纷至沓来,或游玩或摄影,共享梨花盛宴。


640.webp (1).jpg


  作为本地人,我对梨花并没有新鲜感。毕竟是从小就生活在“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地方。但对梨树的情感也随着岁月的沉积,在心底深深地扎下了根。


640.webp (6).jpg


  每当走过这些百年沧桑的梨树下,模糊又清晰记忆常常泛起。


640.webp.jpg


  小的时候,很喜欢花,每到春天就会折一两支杏花、梨花插在瓶里倒上水“养着”,静静的等待着花的开放,那种等待、兴奋和喜悦的心情简直无法理喻。


640.webp (2).jpg


  听大人说喜欢花怕媳妇,原由无法考究。成了“过来人”都知道,喜欢也就喜欢了,怕也就怕了,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有啥另类。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花是美的,从古至今没有争议。


  到了秋天,黄橙橙的酸梨像“蒜辫子”似的挂满了枝头,迎着阳光晶莹剔透,垂涎欲滴,好不讨人欢喜。


  秋分摘梨是本地人约定俗成的,因为秋分时节是酸梨最佳成熟期,尤其秋分过后秋风高,容易刮落。


  摘梨的活儿可不是谁都能干的,它既是体力活又是技术活。要攀爬于高大的树干之上,游走在横竖枝叉之间,有的还需要竖起高高的云梯,在摇摇晃晃的云梯和树梢上翩翩起舞,腰身轻盈敏捷,手脚干净利落,就如一个杂技演员。


640.webp (3).jpg


  村子里总有这么几个身手不凡摘梨高手,成为家家争抢的对象。


  女人和孩子负责装梨筐,望着一笼笼酸梨从空中系下,看着一筐筐的装满,心里都是满满的幸福和喜悦。


  酸梨学名安梨,是本地有名的特产,酸酸甜甜就是它,还可以蒸着吃、冻着吃,口味更是独特撩人。夏天到来,酸梨干泡水,劳作的人们回到家里豪饮上几口,好不畅快淋漓,疲惫和倦怠瞬间消失殆尽。


  安梨有清咽润肺、养阴润燥、却痰止咳、清热解毒之功效。


640.webp (4).jpg


  记得小时候的一个初夏,我感冒发烧卧床不起,后院的姑姥姥给我拿去了一个酸梨,那时候很少有哪家保存到这个季节的,我新奇又感动的吃下后,顿时感觉病好了一大半,妈妈笑着说:你是不是馋的啊??


  霜降过后,层林尽染,巨大的树冠黄色如金,橘色如火,红的更像酒后女人微醺滚烫脸颊,美到无法形容。


640.webp (5).jpg


  风起叶落,庄稼人用耙子把叶子搂回家,用做烧火做饭。用玉米秸、高粱秸搭建的柴火棚子既是存储树叶的地方,又是孩子们玩耍的乐园,约几个小朋友扑倒五彩斑斓的树叶上,打几个滚,翻几个跟头,好不快活。


  大雪过后,苍茫的大地深沉而静寂,高大的梨树干,在寒风中挺拔屹立,虽经几百年沧桑,却始终透着金属般的质感和坚毅。枝条倔强向上,总是向着太阳看齐。待到明年四月,这里又将是花满枝头人满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