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迁西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大观 >散文 > 情感天地

仰望一棵树

< 返回 作者:王淑贤 发布日期:2018-08-15 浏览次数:466

  据说,拍照时仰望一棵树的侧影最美。我从小就喜欢站在栗树下仰望,这会不会让我越长越美丽呢?


  ——题记 王淑贤


640.webp.jpg


  出生在迁西的孩子是幸运的,因为从呱呱坠地那一刻开始,就与一种树结下了不解之缘,闻她的花香,品她的果实,听她的传说,躲在她的阴凉里恋爱,五行缺木的认她做干妈,在她带来的财富里乐呵呵过生活,……这种树就是板栗树。板栗全国各地均有分布,独迁西的板栗从色泽到品质成为该品种的姣姣者,走出国门,享誉世界。


640.webp (1).jpg


  我就是幸运儿之一,在花香五月出生,在栗树的庇佑下成长。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我喜欢站在板栗树下仰望,静静地看树,静静地看天,静静地微笑,静静地,什么都想或什么都不想。


  春天的时候,小河苏醒了,青草发芽了,迎春花杏花干枝梅热热闹闹地开花了,板栗树却依然将古铜色的枝干呈现在阳光下,不急不燥,不言不语。我却急了,天天跑到大树下仰头查看,不断地问奶奶:栗树怎么还不发芽?奶奶总是很温和地说:不急不急,时候到了她就发芽了。


640.webp (2).jpg


  时候到了,栗树终于长出豆粒大的芽包,圆鼓鼓的,那蓬勃的生命力道几乎将树皮涨破。此时日丽风和,阳光正暖,抬头看满树的芽,似乎能听见血液流动的声音,似乎自己的身上也要长出枝叶来。不出几天,芽包展开了攥紧的拳头,放叶了。起初的叶有些灰白,像刚出生的婴儿,不是很好看,但很快的就出挑了,俊美了,变得轻盈而柔美。这样的时刻,在栗林中漫步,心中总会充溢着莫名的感动。一棵树连着一棵树,一片林接着一片林,整个迁西的山山野野,村村寨寨便都在板栗树幼嫩的叶子中完全苏醒了。溪水欢快地在山间跳跃,各种各样的鸟儿在林中婉转,阳光的音符在枝芽间律动。该静的静着,该动的动着,生命与自然统一着,和谐着。


640.webp (3).jpg


  仔细瞧啊,与树叶一同长出来的还有一条一条的小东西,那是花条,是栗花的童年,不熟悉栗树的人怎么都想象不出栗花的模样,会奇怪栗树叶子中怎么还夹杂着绿条条。所以,当外来的客人问那是什么时,我们这群小孩子会咧着豁牙大笑:这都不知道,那是栗花啊,过些日子会开花的,很香很香。在我们的观念里,栗树是到处都有的,怎么竟然有人不认识栗树的花呢?的确,在我们的世界里栗树是到处都有的,房前屋后,河边田野,沟沟叉叉,山上山下,走到哪里栗树就伴随到哪里,不离不弃,如影随形。


  花条越长越长,越长越大,浑身毛茸茸的时候就是开花了。此时的树叶也从鹅黄变成墨绿,绿的叶白的花白相依相伴,繁茂葳蕤。徜徉在花海,香气直达每个毛孔,真的会醉呢,醉在花里,醉在树中,醉成了栗花的样子,毛茸茸的,柔软又满足。侧耳,有嗡嗡嘤嘤的声音传来,抬望,蜜蜂们正在抓紧时间采摘花粉。想想看,几十万亩的花海里,无数的蜜蜂精灵在忙碌,是一副多么迷人的景象!栗花蜜品质上乘,已经成为蜜产品中的一个特殊品牌,甜了人们的味蕾,丰富了人们的想象。栗花节更成为栗乡人推介家乡品牌的节日,征文征稿,书法绘画,摄影展示,歌曲演唱,微信推送,邀友前来,栗花的香气散发得越来越远,散发到全国,散发到世界。栗花飘香时节,远在异乡的游子不时会问询,栗树开花否?家乡的栗花,成为一缕抹不去的乡愁,飘在记忆里,萦绕在心头。


  伴随着“栗花香狼进庄,栗花臭狼卖肉”的童谣,我慢慢长大了,就像无需解读童谣的实际含义一样,一个人的成长密码有时候也是无需解读的,我对栗树的仰望之情越来越浓了,这种情长成一种结,越长越大,就像成长中的板栗,不断丰满,不断圆润。栗花脱落后,满树就被刺球球占据了,那小刺猬一样的小东西叫栗蓬,是板栗的摇篮,板栗就在它的怀里灌浆做梦。驻足在高大的板栗树下,期待着果实的成熟,期待着金色的秋天快些到来。


640.webp (4).jpg


  一场秋风,逼退了暑热,栗蓬裂开了缝隙,板栗便在那缝隙里散发着光泽。秋风越来越爽,栗蓬开怀大笑,一枚枚板栗在笑声里落到地上。农人们扶老携幼,纷纷来到栗林,采收这上天的赠与。男人身手敏捷,三下两下就攀上了树,站稳,长长的竹竿在手中轻轻抖动,栗蓬与板栗一起落下,噼里啪啦的,下起了珍珠雨。女人站在树下边看边指挥,那里有一个,那里还有一个,这个时候,男人和女人最有默契,最有灵犀。茂密的树叶会挡住男人的视线,他自己是不能看到每一个栗蓬的,女人站在树下充当了男人的另一双眼睛,她的表达并不精准,这里、那里、上面、下面这样一些方位词,在别人听来会一头雾水,树上的男人却总是听得懂,很准确地找到那一个个栗蓬的位置。这样的时刻,树上树下构成一副和谐的画卷,浓墨重染或淡淡勾勒都极其相宜。县城西面的栗乡植物园里有一座地方色彩极其浓郁的雕塑,举竹竿的男人、挎篮子的女人、顽皮的孩子、淘气的狗狗,秋收的喜悦引无数人驻足留影,那份和谐欢乐是栗乡人家的真实写照。


640.webp (5).jpg


  如今,各大中型城市都有迁西糖炒板栗店,二十元左右一市斤,价格不菲,销量极好。很多好友网上给我留言,表达对迁西板栗的喜爱,说原来觉得太贵了些,但只要吃过一次就爱上了,会不时买了来吃。我说,糖炒的还不是最纯正的味道,来我的家乡吧,土灶铁锅,慢慢炒了,趁着热吃,才香甜,才熨贴,吃了一颗想吃第二颗。夏末秋初,老栗树下会长出花一样的栗蘑,是菌类中的珍品,炒菜做汤,味道鲜美,营养丰富。野生的栗蘑数量不多,满足不了人们的需求,经过反复探索,人工栽植的栗蘑实验成功,于是,栗蘑成为节日的餐桌上不可或缺的一道大菜。不夸张地说,栗乡人的衣食住行都刻进了栗树的年轮里,栗树的根脉蜿蜒进了栗乡人的血管里,不分彼此,相得益彰。一方水土一方人,吃着板栗长大的栗乡人,性格都与板栗有了几分相似,憨厚淳朴,韵味无穷。


640.webp (6).jpg


  仰望一棵树就是在仰望幸福。迁西的板栗树在日复一日的仰望中越发茂盛,栗乡人的日子在仰望中越长越高,我也在这仰望中成家生子,开枝散叶。